首页 | 学校主页
主页 -> 智库成果 -> 成果 -> 正文  
田友、苗国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供稿人:  时间:2021-09-30  次数: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苗国富  

摘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中央安排的一项农村重大改革任务,按照中央总体工作安排今年底将基本结束。由于改革政策配套完全到位,产权制度改革进程中及改革完成后建立的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运营、管理等方面遇到许多问题这些问题目前多数没有明确统一的解决办法,不仅造成基层工作者迷茫、影响改革进程推进也严重制约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正常经营业务开展,处理不当将严重影响改革任务的落实与改革成果的巩固。对此进行深入研究和思考,意义重大。作者立足实际,通过对相关问题分析研究提出了解决办法的建议,以期助力推进各地改革工作、助力推进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正常运营。

关键词:农村集体  产权改革  问题建议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继承包地“三权分置”改革后中央安排的又一项农村重大改革任务。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发〔2016〕37号文件指出:力争用三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工作,用五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的股份合作制改革。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全面推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有序开展集体成员身份确认、集体资产折股量化、股份合作制改革、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等工作。探索拓宽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路径,强化集体资产管理”。通过改革建立健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即在广大农村普遍建立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这个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现农村集体资产的有效管理和保值增值、发展壮大集体经济,进而完善“统分结合、双层经营”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完善农村治理体制机制,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提供平台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实现农村经济的二次飞跃,为服务国内国际双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国家发展战略、为农业农村全面现代化、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

截至2019年底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工作基本结束,产权制度改革第一阶段目标如期实现。截至2020底全国有53万个村完成产权制度改革,建立了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今年底前全国的产权制度改革工作将基本结束。焦作市1857个村(街、居)于2020年6月份完成了产权制度改革,全部建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领取了农业农村部门颁发的登记赋码证书,一部分村集体经济组织开始了经营业务,有80多个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实现了分红,改革成效初现

由于改革政策还未完全配套到位,产权制度改革进程中及改革完成后建立的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运营、管理等方面遇到许多问题,这些问题目前多数没有明确统一的解决办法,不仅造成基层工作者迷茫、影响改革进程推进也严重制约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正常经营业务开展,处理不当将直接影响改革任务的落实与改革成果的巩固。

一、 成员的静态管理与动态管理问题

关于成员身份的管理,中发(〔2016〕37文件)(以下简称37号文件指出提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家庭今后的新增人口,通过分享家庭内拥有的集体资产权益的办法,按章程获得集体资产份额和集体成员身份”的“静态管理”模式,没有强调必须实行“静态管理”。依据中央37号文件,既然对成员身份是提倡“静态管理”,那么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实行动态管理也是允许的。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成员的态管理”与《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保持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稳定的要求不吻合。笔者的理解是农村土地承包制度改革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有其内在的制度关联性,都是要体现农村集体资源、资产农村集体成员集体所有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不能将集体成员与集体土地的承包关系确定为长久不变,而将集体资产与集体成员的占用、收益的关系搞成随机、灵活的管理。要汲取农村土地家庭承包以来相当一部分农村随意调整农户承包地,导致矛盾纠纷不断、土地承包关系不稳定的教训。从长远看,“动态管理”不仅不利于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还会集体经济组织增添操作难度、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矛盾纠纷,不利于农村社会稳定;从全局看也不利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稳定与完善。建议没有完成改革的地方要与时俱进,对成员身份管理一律实行不随人口变化的“静态管理”模式这样有利于形成对农村集体土地与资产的统一管理,进而有利于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稳定与完善这也是与中央37号文件提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巩固社会主义公有制、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必然要求”初衷完全吻合

二、 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还是经济合作社问题

37号文件指出:“改革主要在有经营性资产的村镇,特别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经济发达村开展”,改革后成立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是集体资产管理的主体,是特殊的经济组织,可以称为经济合作社,也可以称为股份经济合作社”。现在这种提法要与时俱进,笔者认为不进行股份合作制改革,只对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的改革是不彻底的!没有经营性资产的村改革后建立的经济合作社没有对集体资产进行量化,不能具体体现成员对集体资产的占有、使用、收益、继承、担保抵押的权力,因此个人认为这样的改革是不彻底的。

集体的各类资产不是一成不变的,固定资产、资源性资产等非经营性资产也可随时转化为经营性资产。因此没有经营性资产的村可以量化总资产或净资产,甚至是资源性资产。集体资产的不可分割性决定了量化到成员的股份(份额)只是一个数据,只是说明成员占有在改革时点量化的那部分集体资产的份额以及折合的金额,这个份额或金额目前不能作为成员退出集体经济组织的补偿标准。因此建议没有完成改革的地方不管是城中村、城郊村还是没有经营性资产的集体经济薄弱村都要进行股份合作制改革,建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将改革进行到底一步到位。

三、 集体经济组织的法人地位得不到认可问题

按照《民法总则》和全国人大新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具有法人地位,是一个特别法人,完全可以与其他市场主体一样参与市场经营活动。现实情况是改革后建立的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别法人地位得不到有关部门和市场认可。表现为多数股份经济合作社开展正常经营业务时无法在税务部门取得发票(税务部门现有的系统内没有股份经济合作社这种市场主体类别),在申报项目或进入项目库时发改部门也不认可这个市场主体,在以村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注册成立协会时民政部门也不认可。从而导致不少股份经济合作社为不影响正常经营业务开展再次注册了一个公司,不仅会造成基层认为改革无用的错觉,同时也造成了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成本不必要增加。在法律已经明确的情况下,建议国家尽快将股份经济合作社的登记赋码信息(系统)在税务、市场监管、发展改革、民政、金融等部门互联互通,确保市场主体地位相互认可,解决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面临的最大、最迫切的问题,不能因为部门的不作为、不敢为影响改革成果落实。

四、集体经济组织与村委会账目分设问题

产权制度改革后建立的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财务与村委会的财务账目从“政经分开”的改革趋势看要分设,但如何分、谁来管的问题国家没有统一规范的要求。“如何分”的问题不解决会导致清产核资、资产清查、“三清整治”清上来的大量集体资金管理无序,恐会引起集体资产再度流失。(焦作市去年在清产核资基础上,全市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清资产、清资源、清合同”的三清整治运动,共计清收各类集体资金16767万元。这部分集体资金是由股份经济合作社管理还是由村委会管理不清楚,急需国家层面有一个明确说法)。“谁来管”的问题不解决会导致本来弱势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无法面对市场经济的大海。在基层农村经营管理体系严重缺位的当下,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面临现实难题,如不能够及时解决恐导致改革成果的损失,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按照“政经分开”的改革目标,村级事务管理将与村集体经济发展事务分开。事务性管理由村委会负责、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任务由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产权制度改革完成后建立的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账目与村委会的账目如何设置?是分设还是合二为一?二者关系如何处理、核算的内容与对象是什么?这也是困扰基层又必须尽快解决的问题。我市大部分村改革结束成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后,又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清产核资“回头看”活动,目前已清收上16767万元集体陈欠资金,对这部分资金放到那个账户管理争执不下。乡镇财政部门坚持要求按照现行的“村财乡管”体制将清欠资金继续纳入其管理的村委会账户,集体经济组织鉴于支取无保障的乡镇财政管理现状,不愿交由乡镇财政部门管理。

按照《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应当健全以财政投入为主的稳定的村级组织运转经费保障制度,建立正常增长机制”的农村基层组织运转经费保障的规定,以及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政策的逐步实施,村级组织运转经费将逐步得到保障,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与村委会账目更应该分设开。村委会账目主要核算村级转移支付用于公益事业的资金和干部工资,其他集体的收支都应纳入集体经济组织账户核算。集体资产资源的发包收入、投资收入、各种经营收入、清产核资清欠上来的资金属于集体资金,理应该纳入股份经济合作社账户核算管理。建议国家应尽快修订《村合作经济组织财务会计制度》,明确村委会、村集体经济组织核算的内容、范围,以适应产权制度改革发展的形势需要。

五、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问题

改革后农村新型集体经济组织是个庞大的群体,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发展壮大集体经济中作用巨大,是其他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无法替代的。要建立一个权威高效的指导管理部门。其职责是指导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搞好会计核算、集体资产年度清查和定期报告、督促集体经济组织规范管理、负责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和变更登记等。目前这个重要指导管理部门基本空白。为此必须加强乡镇农村经营管理体系建设,恢复乡镇农经管理站,加强人员配置,建立一支权威高效的乡镇农村经营管理队伍。

要真正落实中央多次强调的加强农村经营管理体系建设的要求,有关部门要付诸行动,切实加强基层农村经营管理队伍建设,充实县乡两级特别是乡级人员,真正做到“事有人干、责有人负”。依我市部分新型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的实践看,税务部门对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财务管理要求很高,不仅要按月上报会计报表,还要求必须由有任职资格的人员担任合作社的会计,而现有的新型集体经济组织很难做到。建议从长远看县乡两级要建立专门负责指导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机构,可推广江苏省南京市对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的办法。从当下看可借鉴山东省费县的做法10个左右的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聘请一名有资质的专业会计,以解决燃眉之需,确保其正常运营不受影响。

六、集体经济组织合法利益保障问题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特别是经营性建设用地是下步发展壮大集体经济最重要、最珍贵的资源。目前,在一些地方,县乡政府随意调拨村级建设用地指标的现象非常普遍,严重侵害村集体经济组织合法利益。调研发现,一个村100多亩建设用地指标两年前被镇政府强行划拨出去,答应每亩仅有的3万元指标调整置换费也迟迟没有落实到位。更甚的是乡镇政府还存在无偿挪用、平调村集体资产的情况,还美其名曰实现“共同富裕”。对此笔者建议:一是加快《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立法进度,用法律武器保护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权益。二是加强对县乡农村基层干部法制培训,提高依法办事能力。三是国家要加大侵害集体利益行为的查处力度,确保集体经济组织和成员的合法权益,为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注:该文新华社《高管信息》河南2021.7月12日第26期刊发,7月17日武国定副省长批示:请省农业农村厅阅研。

田友,高级农经师、中国合作经济学会集体经济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河南理工大学太行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河南农大硕士生校外指导老师。

苗国富,焦作市社科联二级调研员;河南理工大学太行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最近更新
常务副院长郑广华...[04/20]
我院研究员单菊萍...[04/11]
我院研究员单菊萍...[03/11]
我院研究员何苗的...[03/06]
焦煤集团公司一行...[03/04]
太行发展研究院赴...[01/23]
太行发展研究院举...[01/17]
太行发展研究院参...[12/23]
河南省基层应急管...[12/23]
太行发展研究院成...[11/19]
校领导郑广华、太...[11/15]
中国会计学会高等...[11/05]
研究院常务副院长...[10/22]
我院与焦作市市场...[10/13]
我院特约研究员田...[09/30]
研究员鲁延召接受...[09/30]
太行发展研究院召...[09/29]
我院研究员吴晓涛...[09/18]
我院研究员受邀参...[09/17]
我院参加学校2021...[09/03]